• 站內搜索:
  • 帳號:
  • 密碼:
  • 注冊
站內搜索
  • 起始時間:
  • 結束時間:
  • 關 健 字:

【日本】渡部暢也:自然災害與心靈救助返回

2014-03-08 10:55:17 來源:弘法寺 瀏覽量:3309

  日中韓國際佛教交流協議會 理事

  大本山川崎大師平間寺 副執事渡部暢也

  “第十六次中韓日佛教友好交流大會”在中國海南省三亞市隆重地召開了。本次大會的主題為“自然災害后的心靈救助”。 我本人有幸作為日本日中韓國際佛教交流協議會代表在此作補充發言,感到十分榮幸,并表示衷心的感謝。

  當得知本次大會的主題涉及“自然災害”這個范圍時,我的腦海里馬上浮現出了兩年前,即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日本東部大地震。那場大地震,波及范圍之廣,災害程度之嚴重,令人慘不忍睹,至今記憶猶新。

  那場東部大地震發生后,中國和韓國兩國政府、兩國人民,以及兩國佛教界迅速地伸出了救援之手,向震災地區提供了寶貴的精神和物質兩方面的無私的援助和聲援。你們的無私援助和聲援極大地鼓舞了災區人民頑強地抵抗自然災害的決心和意志。借此機會,請允許我向中國和韓國佛教界的法門兄弟,向中韓兩國人民表示由衷的謝意!

  日本東部大地震,是一場前所未有規模的巨大自然災害,造成了巨大的傷亡。下面,請允許我結合介紹那場東部大地震發生后的救災和復興情況,闡述我對本次大會“自然災害后的心靈救助”這一主題的幾點粗淺認識。

  自然現象與自然災害

  眾所周知,日本位于地球巖盤運動的四重交匯點。這四個地球巖盤的交接處和斷層之間,就是造成地震多發的震源地帶。其中,尤其是位于日本東部的太平洋一側,頻繁發生周期性地震和“津波”即海嘯。面對這一自然現象,為了將地震災害縮小到最小范圍,日本政府多年來采取了種種預防災害的措施,投入了巨大的財力和物力,建造了具有優良防震性能的建筑物,以及能夠抵御海嘯的高大的防波堤。

  然而,令人深感遺憾的是,此次東部大地震,是日本地震觀測史上最大型的超級地震,所以發生了前所未有規模的巨大海嘯(海嘯最高峰達到40.1米)。巨大的海嘯無情地襲擊了居住于東太平洋沿岸地區的民居和各種建筑設施,瞬間吞噬了無數生靈。據日本政府有關部門截止到2013年7月的統計,死亡及下落不明者達18.550人,全部倒塌及部分損壞的建筑物達398.711戶,損失巨大,災情慘重。

  此外,巨大海嘯還摧毀了建立在海岸的核電站的主要設施,從而發生了反射線物質泄漏這一極為嚴重的的原子能事故,至今仍然處于處理修復階段,后果不可預料。

  眾所周知,所謂“自然災害”是指“極為危險的自然現象,其中包括由于氣象、火山爆發、地震、滑坡等,對于人類生命乃至人類的社會活動所造成的危害”。

  大自然美麗而動人,賦予人類日常生活以種種恩惠,同時大自然還隱藏著另一副類似日本東部大地震之類的猙獰而兇殘的面孔,人類的力量和智慧對其無可奈何。大規模的自然災害往往在一瞬之間奪走人類的生命,摧毀人類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然而,受災者平復災害所帶來的心靈創傷,恢復災害之前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卻需要經歷漫長的在歲月。為此,我們應該堅持不懈地堅持長期救援復舊活動,堅持不懈地向受害者亡靈,以及受災地區奉獻祈禱。

  實踐四攝事(布施·愛語·利他·同事)

  位于日本東部大地震受災地區寺院的一位僧侶,在地震發生后一年半,即2012年11月發行的《羯磨》(川崎大師羯磨會創立30周年紀念刊物)上,發表了一篇來自抗震救災現場的報告,現介紹如下:

  “東部大地震發生之際,我正在自己住持寺院的辦公室處理日常寺務。由于極為強烈的震動,我只能趴在辦公桌下藏身。等待震動平息;一股迄今從未體驗過的強烈的恐怖感陣陣襲來······。(略)

  強震停息,我在連續不斷的余震中確認家中親人全部安然無恙之后,立刻前往鄰近的幼兒園,幫助園方清點了平安無事的孩子和教職員的人數。只見孩子們還在余震的恐怖之中發抖不止,教職員們給孩子們帶上防災安全頭盔,帶領孩子們集合到幼兒園的庭院中間,在萬分恐懼之中承受著連續不斷的余震的煎熬。(略)

  地震發生后,由于水電全部已經中斷,所以有關地震的一切消息報道全然不知,避難災民的恐懼感達到了極限。此外,正常的生活秩序全部遭到了破壞,燃油和食物購買中斷,攜帶電話不得暢通,衣食住行等所有日常生活都陷入了窘境,災民每天每日都生活在極度不安的狀態之中。(略)。

  作為僧侶,我義不容辭的地前往安放著死亡者遺體的殯儀館誦經回向,不禁為眼前目睹的凄慘景象而震驚不已。殯儀館內擺放著不可數記的棺材,當我輪流來到棺前誦經回向時,耳邊響起了從殯儀館內的各個角落中發出的哭泣之聲。耳聞目睹發生在眼前的慘劇,我痛切地感受到了突然間失去了親人的那種難以抑制和難以形容的無限悲哀之情。(略)

  最近以來,隨著時間的流逝,受難者家屬們的悲傷心情逐漸平息,支援災區的行動,以及思念災區災民的感情也正在逐步減緩。整個受災地區和當地居民們正在竭盡全力地持續抗災復興的長期斗爭。作為一名災區的普通民眾,我深切地感受到,僅僅依靠當地政府和民眾的力量,將難以完成抗災和復興事業。我衷心地期望政府和社會各界給予災區不斷的支持和聲援。”

  下面,請先允許我繼續介紹一篇,來自位于巖手縣陸前高田市內的一所寺院的副住持寄來的稿件。

  東部大地震發生發生之后,我立即從當時所在的東京真福寺和家中親人們取得聯系,但是由于固定電話和攜帶電話都以失去了聯絡功能而未果,加之各種交通工具全部陷入了麻痹狀態,所以我只能萬般無奈地在真福寺度過了難熬的夜晚。第二天一早,當我得知通往地震地區的“東北新干線”高速電車短期內將停止運行的消息后,馬上借來朋友的汽車,經過長途跋涉,終于在13日趕回了自己的寺院。(略)

  昏暗的寺院信徒會館里住滿了眾多的避難者,其中大多數人都不知曉親人和朋友的下落。由于停電斷水的緣故,避難群眾的生活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地震發生兩周后,避難群眾才得以離開寺院。其后,寺院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忙于安放死難者遺體,以及為死難者舉行喪葬法會。(略)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和海嘯,使我本人居住的城鎮消失得無影無蹤,很多人都被迫離開故土,前往他鄉尋找工作。(略)至目前為止,我所居住的陸前高田市與地震發生當初相比,并沒有任何明顯的改觀。雖然迅速地恢復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建造起來的城市面貌并非一件易事,但是我衷心地期盼整個社會和全國人民一如既往地關注受災地區,直至受災城市迎來舊貌換新顏的那一天。。如果沒有來自全國各地人民溫暖的關懷,以及義務救援者們無私的獻身,就沒有我們受災地區幸存者的今天。”

  在現代社會,世界范圍內的基礎設施建設業已基本完備,各種信息可以在瞬間傳往世界各地。因此,每逢發生大規模自然災害之際,災情信息即刻將傳往全球,各國政府及各種給社會救援機構馬上就可以伸出救援之手。但是,如果災害發生地區的基礎設施受造嚴重破壞,則將使整個災區一時陷于混亂狀態,而難以溝通與外界的通訊聯系。如果交通渠道受造嚴重破壞,還將拖延救災人員趕赴災區的時間。

  此外,災害發生之后直至救助支援活動大規模正式開始,大量的受災者只能在避難所度過極不自由的集體生活。一般來說,在避難場所產生的精神壓力,極易導致由于一些微不足道的瑣事而引起爭執或糾紛。但是,東部大地震之后,各受災地區的秩序井然,沒有發生任何有損于集體避難生活的事態。外國記者采訪災區現場之際,看到災區民眾整齊地列隊領取飲料和食物的場景深為感動,稱贊其為“奇跡般的景色”。

  我認為,這種被稱之為“奇跡般的景色”,如實地顯示出災區民眾在率先身體力行地實踐“四攝事”,即“布施”——受災者自身發揮表率作用,互相理解分擔周圍他人的憂愁痛苦;“愛語”——受災者互使用充滿體諒關愛的和言愛語;“利行”——爭做對周圍他人有利之事;“同事”——站在周圍他人的立場而思考行動。

  菩薩行之佛道

  東部大地震發生之后,我本人所屬的真言宗智山派立即成立了“震災對策行動總部”,首先,迅速開始調查確認本宗派寺院及所屬信徒的人身安全和受災現狀。其次,立即設立了捐款接收處,以及本宗派寺院申請救援資金對策處,積極展開支援救助活動。再次,真言宗智山派為了長期支援受災地區,展開了以“寫經——飽含祈禱祝福善意,創造新生活力”為宗旨的寫經活動。通過抄寫《般若心經》并連同布施香金一同奉獻之舉,向被大地震奪去了寶貴生命的亡靈奉獻供養,同時向頑強地生活在大地震災區的幸存者奉獻支援。

  此外,由真言宗智山派的青年僧侶組成的“智山青年聯合會”(簡稱“智青聯”)的事務局還成立了“震災救援對策本部”。“智青聯”的志愿者們積極參加了災區的清掃整理工作,他們之中的一部分志愿者還前往避難所,竭盡所能地幫助照料受災避難者。

  1995年1月7日“阪神淡路大地震”發生之后,神戶地區的民眾為了銘記地震震災發生、為受害者祈禱、復興重建災區,設立了名為“希望之燈”的象征物。2011年3月11日東部大地震發生之后,處于受災地區的福島第一教區青年會,將一直照耀不息的“希望之燈”的燈火請到災區,期望通過“希望之燈”來凝聚災區民眾抗震救災的決心和意志,引導災區民眾齊心協力走向復興之路。在高野山真言宗青年教師會的大力協助下,以智青聯400余名僧侶為中心,以“燃燒!在災區點燃希望之燈 ”為行動標語口號,從兵庫縣神戶市徒步805公里,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將“希望之燈”的燈火傳遞到了福島縣巖木市。

  “希望之燈”在沿途各地市民的熱情鼓勵和支援下,在東部大地震發生一年后的2012年3月11日,順利地抵達了“供養受害者暨祈禱復興法會”會場。現在,在位于福島巖木縣市的平中央公園,設立了“3·11希望之燈”。“希望之燈”將作為災區民眾的心靈寄托及重建復興誓言的燈塔,永久地照亮災區。

  佛教倡導將“自利利他行”,作為救濟一切眾生和自身修行實踐的兩只車輪,所以我認為以上介紹的復興支援活動皆為菩薩救助眾生的自利利他精神的具體體現。所謂菩薩行,就是將世人的苦難和迷惘視為自身之苦難和迷惘,不論對身置任何處境之人都施與慈悲仁愛,進而導引眾生共行佛道。

  支援復興受震災區活動就是菩薩行,這種慈悲行將化為創造眾生本來所具覺悟之心的動力,而使眾生體驗與佛同在、為佛導引之切身感受。在佛陀的導引下,眾生的面前必將展現出一條珍惜當下,放眼未來的光明之路,并獲取直視人生,戰勝艱難險阻的巨大的精神力量。

  為了成就正果,菩薩不惜終生舍身而為;為了完成支援復興災區的大業,我們要一直持續不斷地努力精進!

  (劉建 譯)

  (補充發言)

  自然災害與心靈救助

  立正佼成會 京都教會 教會長

  佐藤益弘

  我是立正佼成會的代表佐藤益弘,下面請允許我做補充發言。

  今天,“第十六次中韓日佛教友好交流會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省三亞市隆重地召開了。首先,請允許我對此表示衷心的祝賀!

  在中國佛教協會的精心籌備下,中韓日三國佛教界高僧大德歡聚一堂,迎來了“第十六次中韓日佛教友好交流會議”。我本人能夠作為日方代表,就本次大會的主題做補充發言,深感榮幸。請允許我借此機會向中國佛教協會諸位高僧大德表示誠摯的謝意。

  本次大會的主題為“自然災害與心靈救助”。眾所周知,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了可以稱之為千載一遇的東部大地震。東部大地震發生后,中國和韓國佛教界通過各種各樣的形式,向受災地區伸出了充滿溫暖情誼的救助支援之手。請允許我借此機會,再一次向中國和韓國佛教界的各位高僧大德表示衷心的感謝!

  一、日本獨特的自然與國民意識

  下面,請允許我闡述補充觀點。日本著名的物理學家、隨筆作家寺田寅彥曾經談到:“日本的自然環境多種多樣,富于變化。這是由于日本是一個南北縱長,地勢復雜的多火山列島;此外由于地處大陸東部的地理位置所受到的的氣流及海流的波及,都對日本的自然環境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寺田先生還歸納總結道:“日本人在盡享大自然‘慈母’般關愛的同時,還切身地領略著大自然‘慈父’般的威嚴。因此,日本民族在飽受自然災害淫威侵害的同時,還積累了較為豐富的減輕回避自然災害的智慧。”換而言之,日本民族對大自然的無盡恩惠抱有感恩之情,同時對大自然深奧莫測的能量抱有恐懼之感。在這兩種極為矛盾的情感支配下,日本民族生存繁衍于大自然之中。

  日本有一句盡人皆知的俗語,形容世間最可畏懼之物,即“地震、雷電、火災、老爹”。我們的先人對于地震、雷電和火災這三種威力強大的自然現象無能為力,進而產生了恐懼心理。至于令人恐怖生畏的“老爹”,在日本現代社會已經越來越少了,所以屈居于最后一位,因為很多父親都變得越來越和善可親了;當然我們不能據此判斷一個社會的進步與否。

  總而言之,即使在現代社會,地震這一自然災害依然被列為恐懼之物的首位。我個人認為,伴隨著地震而發生的海嘯也可以并列為第一位。其次,除了雷電引起的自然災害,臺風、暴雨及近年頻發的龍卷風等也常常帶來局部的自然災害。因此,令人恐懼生畏的自然災害可謂多種多樣。

  處于各種各樣的自然災害頻發的火山島國----日本,祖祖輩輩教育后代時刻警惕自然災害的侵襲,牢記“自然災害發生于疏忽忘卻之時”教誨。因此,對于自然遭害的認識不斷地得到加強。但是,我認為在變幻紛紜的大自然中,“有備無患”并不是“至理名言”。這一結論已經為近年來世界各地頻發的各種各樣的自然災害所證明。

  二、佛法與心靈救濟

  釋迦佛祖稱世間“諸行無常”。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經常說;“人有旦夕禍福”。換而言之,由于我們賴以生存的這個世界上不知何時何地會發生何種災難,所以我們要樹立起無論發生任何災難都絕不動搖這一信念。如果我們樹立了世間無常這一觀念,每當發生超出預料的自然災害,就不會悲嘆喪氣,也不會自暴自棄。只要我們遵循釋迦佛祖的教誨,堅信釋迦佛祖所覺悟的真理和法則,一切煩惱和痛苦都將得到解脫。換而言之,一切生存于娑婆世間的眾生都必將得到佛陀的拯救,這一事實已經由佛法本身加以證得。

  我們立正佼成會所依照和崇奉的經典《法華經》中,充分地展現了佛陀拯救眾生的至深宏愿。例如《妙法蓮華經》〈譬喻品第三〉中有如下一段經文“ 今此三界,皆是我有,其中眾生,悉是吾子,而今此處,多諸患難,唯我一人,能為救護。”

  此外,《妙法蓮華經》〈如來壽量品第十六〉中稱佛陀“常住此說法”。如果世間眾生能夠覺悟,佛陀通過其教誨將拯救眾生自身,則將得到心靈的救助。為此,我認為無論在任何時代,無論在任何場合,我們都要不遺余力地將無上寶貴的佛法盡可能地傳給更多的眾生。

  日本東部大地震發生之后,本會會長庭野日鑛立即向本會全體會員發布了指示,號召我們要“同心協力”。這就是要求我們全體會員,要將受災民眾的艱難困苦和煩惱悲傷當作自身之事,與災區民眾同心協力,增強紐帶,團結互助。 由于支援災區是一項艱巨而長遠的工作,所以本會制定了推進災區復興,提供支持援助這一“同心協力”計劃。

  今年以來,本會很多會員作為義務救災志愿人員前往災區的簡易臨時住宅,擔當入居者的“心靈相談員”和“健康安全狀況走訪員”。每次與勸請其他入居者一同參加“品茶沙龍”的一位八十多歲的男性入居者對大家說:“房屋和漁船都被海嘯奪走了。對未來的生活陷入了絕望的深淵。義務救災志愿者就像親人一樣傾聽我們的苦衷,使我們深受鼓舞。我們要放棄自暴自棄念頭,不斷地振作精神。”在各界救援人員的支持下,我們立正佼成會所從事的救助每一個災區民眾心靈的這項活動仍在繼續。

  此外,我們立正佼成會經營的佼成學園女子高等學校吹奏樂部的56名學生,于今年八月前往受災地區宮城縣,在遭受海嘯災害最為嚴重的六個地區舉行了追悼演奏。她們還前往許多臨時住宅和中學等,與當地各階層民眾進行了頗有意義的交流。聽到她們的演奏,有的聽眾激動地說:“我們被她們充滿深情的演奏所感動。我們再一次切身地感到整個社會都在積極熱情地支援著災區。”這所高等學校組織學生通過音樂向災區奉獻聲援的同時,還將全體學生精心疊制的“千羽鶴”敬獻災區,并在各地舉行了默哀、祈禱、祝福活動。她們通過自己的實際活動,將來自年輕一代的祈禱和祝福傳給災區民眾,起到了平撫慰籍心靈創傷的積極而有效的作用。

  三、趙樸初先生倡導的佛心

  1987年八月,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先生暨夫人出席了在日本召開的“比睿山宗教首腦會議”。會議之后,趙樸初先生暨夫人還參加了在廣島市舉行的“祈禱和平儀式”。上述活動結束后 本會庭野日敬開祖邀請趙樸初先生夫婦訪問了長野縣、北海道和沖繩等地。在8月6日至29日期間的長達24天的時間里,我本人十分榮幸地擔當了趙樸初先生一行的向導。下面,我向各位介紹一下有幸親近趙樸初先生,喜結佛緣的一段往事。在北海道的札幌市,本會信徒特意將蒸好的玉米送到了趙樸初先生下榻的賓館,期望趙樸初先生能夠親口品嘗一下北海道特產。但是,這位信徒十分擔心自己精心準備的當地特產能否符合趙樸初先生的口味。

  趙樸初先生品嘗了玉米之后,特意吩咐我將送來玉米的本會信徒請入賓館房間,和顏悅色地對本會信徒說:“謝謝您給我送來了稀少的美味!品嘗到了您的玉米,我的壽命又能延長75天了。”趙樸初先生的“佛心,大慈悲是也”,以其大慈大悲之心領受布施,并且向施主贈送了至為莊重的感謝之言。

  在本次大會的基調發言中,凈土宗門主伊藤唯真闡述了“草木國土悉皆成佛”的思想理念。這一思想理念教誨我們:人類及所有動物,乃至植物和礦物等等都具有佛性,都能夠成佛。我在趙樸初先生接人待物的一舉一動之中,深深地體會到了祈愿世間萬物都將成佛的至誠善愿。

  四、在觀音菩薩的導引下

  本會庭野日敬開祖平素經常教誨弟子:“我們不可單純地依靠祈禱,必須付諸于行動;或者在行動中祈禱。”《妙法蓮華經》〈菩薩普門品第二十五〉云:“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面對自然災害這一艱難困苦之時,我認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覺悟到無數觀世音菩薩降臨到了我們周圍;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以無限的慈悲之心,以觀世音菩薩為楷模而積極地行動起來!

  讓我們中韓日三國佛教徒更進一步地加強“黃金紐帶”連系,將佛陀的宗旨傳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謝謝各位!

推薦閱讀
?
弘法網 2005-2020 ?版權所有 粵ICP備11049210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302001090號
主辦單位:深圳市佛教協會 羅湖區佛教協會 深圳弘法寺
地址:深圳市羅湖區仙湖植物園內弘法寺
電話:0755-25179580        郵箱: [email protected](南海佛教)
廣東省深圳市蓮塘仙湖弘法寺 0755-25737095(客堂)
 
斗三公怎么玩 股票趋势分析技术 三肖三码期期中免费公开 手机捕鱼可以兑现钱的游戏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本 一尾数中特规律计算公式 资产配置方案 幸运农场基本走势图 海王捕鱼兑换码是多少 腾讯大众麻将单机版 pc蛋蛋是什么 nba中国赛赛程 516棋牌大厅 11选5胆码拖码奖金图 南京麻将牌型 网络赚钱项目有哪些 股票配资0配资658